習慣把星期五晚上留給自己,也許是待在自己的小住所,
紀錄為即將過去的一個星期做點紀錄,
或許是放縱自己一下,挑一間好吃的餐廳,好好的犒賞自己,
再不然,就是自己良心發現,為自己的凌亂不堪的住處,打掃一番。
總之,小週末的晚上,我總是留給自己,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昨晚,居然接到噗老媽的電話,問我啥時回家??
家中二老從來不會硬性規定噗小翠要下了班就得馬上回家,
他們總是給我充份的自主權,讓我完全能夠隨心所欲,
只是...昨晚的電話,讓我感到有一些些不尋常,心想 ...這週假日肯定是有任務!
果然,原來本週是舅公與舅媽的八十一大壽,噗老媽太忙了,
忙著要伺候供奉在宗祠裡的列代祖先,加上目前身價最高,一人吃二人補的噗大姐要回家啦!
女兒回家,娘果然是最忙的,最何況噗大姐先是可以貴為孕婦,
噗老媽更是不改過去的一貫風格─有求必應(有娘的孩子是個寶啊!)
家事沒半撇的噗小翠,當然只能替噗老媽分擔交際的責任啦!
老爸別擔心,噗小翠陪著你一起去跟舅公與舅媽們交陪嚕!

向來信守承諾的噗小翠,明明還想再繼續賴床,
不過想到今天可是有任務的,馬上跳下床,東西收一收,
馬上跳上最愛的小6...回老家去嚕!
星期六早晨回家的好處就是路上車不多,油車可能盡情地踩,
尤其是車上沒乘客時,更是可以毫無顧忌地體驗小貼背的快感!

既然參加壽宴,噗小翠把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樣,貌似溫柔婉約(假象!)
至少讓老爸有些面子嘛!
這年頭,活到八十一歲算是很普遍,不過為什麼要盛大宴請賓客??
因為前陣子發現舅婆得到癌症,而且已經是癌症末期,只能聽天命!
所以,大家想替舅公舅婆一起舉行生日,畢竟!不曉得舅婆還有沒有機會過明年的生日,
歡樂的壽宴想到這一點,就覺得悲從中來,
這場壽宴讓噗小翠覺得好像是舅婆的最後一個生日...,
看著舅婆疲憊的病容,叫人怎麼開心得起來!
也許我們不能改變舅婆的Deadline,我們唯一能做的是,
讓她在最後的日子裡,都是充滿歡樂與笑容。

台灣的宴客習俗,讓噗小翠覺得十分不堪,
總覺得宴請賓客似乎有一種搔不到癢處的感覺,
出席壽宴,就代表著交情匪淺,帶著滿心的誠意出席是最基本的,
但是,這場壽宴裡,噗小翠彼此交流的豐沛情感,
只看到流於形式的餐聚。這樣的活動對壽星們的實質效益有多少呢??
也許是人潮洶湧,主人來不及一一招呼賓客,
而客人也沒辦法逮到空檔,對壽星真心的祝福...
或許這些場宴會,是舅公與舅婆的子女表達孝心的方式,
但是,在當事人的內心會產生有多少感動呢??

整個會場人滿為患,至少代表這場壽宴實在很熱鬧,
不僅親朋好友全到場了,民意代表、職場上的舊同事,全都熱烈出席,
別以為這樣就夠熱鬧了,因為還有莫名其妙的歌舞秀,連過去台中流行的鋼管秀全都來了,
在場大部分都是年過六十的白髮老翁們,是誰有好大的膽子,想置他們於死地??
還是主辦人已經做好防範措施, 救護車已經門口隨時待命呢??
台上的熱舞辣妹,一個一個都是在學的學生們,看她們扭動姣好的身軀,
台下的老翁一個一個盯著口水直流,這就是傳說中的"不速鬼"嗎??
當然,熱舞辣妹們都是正正當當地賺取金錢,賣藝不賣身的妹妹,
噗小翠用觀眾的角度,去欣賞她們的表演, 只是有些妹妹把自己的肉體當做是賺錢的工具,
突然間....覺得,女人何苦賤踏自己的身體呢??
把白髮老翁的頭,拚命往自己的胸部埋,或是雙腳跨坐老翁大腿...來賺取小費...,
哎喲喂啊!年輕氣盛的噗小翠都看得臉紅心跳,不敢繼續直視,
老翁的身體....會堪否??
不曉得要為你們的盡責的工作態度掌聲鼓勵,還是要為女人們感到哭泣呢??

常常覺得自己太多愁善感,也許這只是一場壽宴,大家都很樂於參加這種活動,
一切的一切都是噗小翠個人太多慮、太龜毛...
但是...遲遲看不到舅婆臉上的笑容,我的腦海裡突然浮現這樣的故事....


*E-mail 轉寄文章

荳芽在南部跟外公、外婆住了一個星期,回來以後,
她跟我說:「媽咪,好奇怪喔!阿姨幫我洗澡都不幫我擦乾身體 ……」
「都沒擦就穿衣服嗎?」我也覺得很奇怪。
「有呀!有擦,可是她都用濕濕的毛巾擰乾擦,
沒有像妳用乾的大浴巾幫我擦…… 這樣還是有點濕濕的呀、沒擦乾。」這樣我就明白了。
 

「阿姨的習慣跟媽咪有點不一樣,她覺得用濕毛巾擦就可以了,
妳一直都跟媽咪在一起,所以妳的習慣跟我一樣,
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呀!只是習慣不一樣而已。」
「只用濕毛巾擦完就穿衣服,不舒服。」
荳荳說:「阿姨不會覺得不舒服嗎?」
「我想阿姨應該覺得還好吧?
妳又不是阿姨,妳的感覺不一定會是阿姨的感覺呀。」
我一再一再地跟荳芽說,不要用妳自己的習慣去套別人的,
我們認為好的,別人不一定也認為好。尊重別人的生活型態,比什麼都重要。

荳荳肯定是把我說過的話謹記在心了。
有一天,我要她跟我一起吃五穀雜糧飯時,
她回我:「媽咪,我不喜歡吃這種黑飯。」
我說:「吃這種飯對身體才好,而且我覺得其實還滿好吃的呀!」
荳荳很氣定神閒地回我說:「媽咪,我是小朋友,妳認為好的,我不一定會覺得好。」
我嚼著其實有點難吃的黑飯,一時無法再強要求荳荳也跟我一起吃。

幾天之後,我的一位朋友轉述荳荳跟她的對話給我聽 ……
朋友說荳荳去她家時,很愛吃她們家的餅乾,
她開玩笑地跟荳芽說:「妳把我家的餅乾都吃光了,那妳要拿妳家的餅乾來給我吃喔!」
荳荳回說:「阿姨,我家的餅乾很難吃,我跟蝴蝶都不愛吃,妳應該也不會喜歡吃的。」
我的朋友很疑惑。問荳芽:「為什麼妳家的餅乾都這麼難吃哪?」
「因為我媽媽都喜歡買有機的,沒味道!很難吃!」
我因為堅持我認為好的、健康的、有益的吃食習慣,
讓荳荳喪失了吃好吃餅乾的權利。
想想一個小孩沒了吃零食的樂趣,還真是可憐呢!
後來,我不那麼堅持荳荳要跟我一起吃黑飯、黑麵包了。
偶爾一次吧!荳荳也願意嚐嚐媽媽口中這「對身體很好的黑抹抹的東西」。

我們之所以選擇過這樣的生活型態,大都是因為我們自己覺得這樣很好。
可是,這個「好」對每個人的定義可能就有點不一樣了。
有的人覺得要「健康、有益身心才算好」,
有的人就覺得要「好吃、有樂趣才算好」。
說到底都是每個人的自由選擇,實在很難說什麼就是好、什麼就一定不好。
給自己多一點嘗試的機會,看看別人不一樣的生活型態。
不要老是以為自己的世界就是全世界,或許才有活得快樂一點的可能。
 
荳荳跟我一起讀《兩姊妹和她們的客人》,讀得很開心。
她覺得這書裡看起來過得有點不那麼健康的兩姊妹很像她。
「在一個小島上住著一對姊妹。她們在島上過著快樂的生活 ……
有一天,表弟來她們家作客 ……
表弟說:『這樣子要怎麼生活啊!沒關係,妳們等著看吧,我會幫妳們的忙的!
我會幫妳們把這裡整理、整理!』於是,表弟把水龍頭修好、然後修好走廊上的燈 ……」
荳荳很不以為然地皺皺鼻子,哼一聲:「雞婆!」
一直看到表弟把動物趕出屋外、要兩姊妹運動、吃五穀雜糧麥片時,荳芽已經忍不住了。
「這個表弟很沒禮貌ㄋㄟ,他是去人家家裡作客ㄋㄟ,怎麼好像要把人家的家變成他家呀!」

是了。這就是另一個值得討論的議題 ──去作客時,
如果主人的生活型態跟你很不一樣,怎麼辦?
我想這是很多小朋友從小就該學的功課。
荳荳還是回我那句老話:「你認為好的,別人不一定覺得好!」
「嗯!很棒!媽咪再教妳一句話,叫『客隨主便』。
意思是作客人的不要太計較一定要怎樣怎樣,主人怎麼吃、怎麼過,我們就跟著。
這樣妳也可以看看別人是怎麼過生活的呀!除了妳自己的世界,妳還會看到別人的世界喔!」  



常常我們都太自以為是的用自己覺得好的方式去對待別人,
也許這麼做,對方一點也不快樂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irene08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