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120_02_Tokyo.jpg

這趟出門完全是因為出差,所以噗小翠也說服自己,
這趟出門就一切隨緣,有得吃就吃,有的玩就玩,
吃多少玩多少??就全看老天爺的安排了,
只是...貪吃的個性不是一天造成的,哪有可能三言兩語就擊退愛吃的個性,
於是出門前,噗小翠還是有挑個幾個想吃的美食,
如果這趟出差能吃到幾樣,這也算因禍得福!

[2010.01.09.Sat]

 

星期六的行程,不只是單純的台灣人看東京,還有一位日本的在地人,帶著我們一群出差團,到處走透透。是的!噗小翠真的一點也不誇張,星期六的行程簡直就是要把我的腿給走斷嘛!後面再跟大家分享一下...噗小翠是如何在日本虐待自己的雙腿,嚴格來說...是日本人虐待我啦!不然...以噗小翠的個性,怎麼可能光為了window shopping就讓自己的雙腿累到翻過去。廢話不多說...噗小翠要鄭重介紹...肖想很久的舒芙蕾!

 

還記得當天早上,在青山...竟然...我們純window shopping就走了好長遠的一段路,中途看到無數個自己愛好的品牌旗艦店,在場的女生們都看得心癢癢,奈何地陪卻沒有停下來的念頭,我們就在後頭捶胸搖頭再加上無聲的吶喊走了好長好長的一段路,要女生純window shopping,根本就是折磨人嘛!在噗小翠得知...咱們下一站要前往六本木時,心情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,喜的是...我有機會吃到舒芙蕾啦!憂的是...該不會...我又要跟它擦生而過吧??如果是這樣...噗小翠可能會在東京的街頭落淚,因為...他們不帶我去吃甜點啦!為了避免這種慘況,噗小翠馬上堆起一臉靦腆的笑容,用英文加上很破的日本說....我可以去Toshi Yoroizuka買舒芙蕾嗎??日本人仔細在地圖上看了一會兒,說...喔~舒芙蕾,這家很有名喔!連日本男人都是很有名的甜點,馬上激發出差團其它成員的好奇心,大家都想嚐嚐,這個舒芙蕾到底有多麼厲害!

 

要吃舒芙蕾之前,噗小翠不免囉嗦地要跟大家介紹一下關於舒芙蕾的小故事。。。
Soufflé,有人將它音譯為舒芙蕾;也有人意譯為蛋奶酥。舒芙蕾的由來眾說紛紜,有人說它在中世紀就已出現,也有人堅稱它是十九世紀浪漫主義下的產物。為什麼會發明這道能滿足口腹之慾卻又稍縱即逝的美味,讓人在品嚐過後卻又覺得空洞,就好像什麼也都沒吃到一樣?
原來當時上流階級奢靡的風氣使然,使的富裕的人們花在餐桌上的時間比工作的時間多上好幾倍,往往三、四個人的餐會,卻會送上十幾二十道餐點,吃到最後,賓 客都僅象徵性地動動刀叉,淺嚐即止。而為了矯正這敗壞的飲食風氣,廚師們特地運用了無滋味的蛋白變化出這道虛無的美食,並用盡心思讓舒芙蕾在送達客人面前 時,能保持著蓬鬆美觀的原貌。也正因如此,一直到現在,舒芙蕾都是一道讓饕客與廚師又愛又恨的美食。
舒芙蕾在台灣並不是一種很普及的甜點,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因為耗時又耗工。也因此法國人有句名言:「是客人等舒芙蕾,而不是舒芙蕾等客人。」而烤好的舒芙蕾 更是必須分秒必爭的送至餐桌上供人品嚐,否則在短短不到一分鐘內就會開始塌陷。製作舒芙蕾看似困難,不過它所使用的材料卻非常簡單,主要是以鮮奶、無鹽奶 油和蛋黃等材料,製作出蛋奶醬,再以打發的蛋白和蛋奶醬混合,利用蛋白使舒芙蕾膨脹出優雅的外觀,最後再撒上糖粉就是一道完美的成品囉!《以上文字來自於舀一口舒芙蕾

 

其實...領著出差團前來品嚐舒芙蕾,其實噗小翠心裡頗有壓力的,
畢竟出差團裡頭,男生佔多數,而男生對甜點的接受度不若女生,
真害怕這裡的甜點會讓男生們頻頻搖頭,
原本以為了不起...噗小翠就是外帶,在路邊邊走邊嗑,
竟然忘了...舒芙蕾是道讓客人等待的甜點,沒得外帶~
還好~眾人的成全,而噗小翠也決定豁出去了,
反正日本人也有替我背書,「鎧塚俊彥」在日本真的很有名,不是我亂說的唷!

100120_00_Tokyo.jpg 100120_01_Tokyo.jpg

好期待舒芙蕾與味蕾相遇的那一瞬間,我無法想像滋味是如何美味,
只能拚命喝著桌上的冰水,讓自己能耐著性子,靜靜地等待舒芙蕾上桌。

 

100120_03_Tokyo.jpg

其實除了舒芙蕾,還有很多甜點是非常受到大家喜愛,
尤其是當噗小翠看到師父正在製作人氣甜點人氣甜點
Millefeuille aux fraises(1350 Yen)
(詳細的食譜和作法請見:http://www.grand-patissier.info/ToshiYoroizuka/recette/recette51.htm)

光是看到繁複的作法,加上有噗小翠最愛的草莓耶!
雖然當時早早點餐完畢,不過豬頭的我...怎麼沒想到可以再加點啊~

 

不過當時的我,追逐著舒芙蕾帶給我的美夢,
這趟旅行,只要能吃到舒芙蕾就夠了,
其它的遺憾就等下一趟日本行再來彌補遺憾,
旅行就是要留下一點遺憾,才能創造下次舊地重遊的動力!

100120_02_Tokyo.jpg  100120_04_Tokyo.jpg 100120_05_Tokyo.jpg 100120_06_Tokyo.jpg

看著師父每一步製作舒芙蕾的程序,做在吧台邊的我開始嗅到幸福的味道,
能在下午吃一份自己喜愛的甜點,是幸福,
那麼能在吧台邊等待甜點出爐,就是奢華的幸福,
在台灣吃甜點,走進蛋糕點對著櫥窗指一指,就可以順利把蛋糕帶回家,
像這樣...眼巴巴望著烤箱裡的舒芙蕾,這是噗小翠的第一次~~

 

100120_07_Tokyo.jpg 100120_08_Tokyo.jpg 100120_09_Tokyo.jpg 100120_10_Tokyo.jpg

剛出爐的舒芙蕾外觀膨鬆可愛,
別以為它永遠都會是這樣可愛模樣,時間久了...表面就會變得塌陷,
所以才會有人說舒芙蕾是道讓客人等待的甜點,而不是舒芙蕾等待客人。
其實舒芙蕾的正確吃法是...在正中間先挖一個洞,
然後把專屬的醬汁淋進去後,再和著舒芙蕾的海綿體一起吃,
噗小翠喜歡舒芙蕾吃起來若有似無的飽足感,
內餡的醬汁帶了淡淡的酒香,香甜的果肉與酒香想呼應,
舒芙蕾本身的味道就讓噗小翠覺得十分濃郁,
所以...噗小翠並沒有另外淋入醬汁,這也難怪師父交待我們先噾嚐原味,
如果覺得味道不夠,再淋入醬汁嚕!

 

大家可以點下面的官網連結,仔細看看...舒芙蕾的製作方式
http://www.grand-patissier.info/ToshiYoroizuka/recette/recette77.htm

 

100120_11_Tokyo.jpg

吃甜點蛋糕,噗小翠個人覺得,
最好的選擇不是黑咖啡就是熱紅茶,
這樣一口蛋糕一口咖啡,味道才會對嘛!

100120_12_Tokyo.jpg

吧台大部分的位置全被我們所佔據,
一整排的舒芙蕾,就連現在...事後再看照片,內心依然洋溢地幸福的感覺,
其實...當天的我們運氣之好,沒有事前預約(聽說他們只接受現場預約的當日內用),
也衝著這麼一點,我們才能憑藉好運氣,不需要等待就順利有位子,
自然...我們也不好意思停留太久,影響其它客人內用,

100120_13_Tokyo.jpg

當噗小翠用餐完畢後先到外頭閒逛,
外頭也陸陸續續出現吃下午茶的人潮~

100120_14_Tokyo.jpg

能在吃完舒芙蕾後,金色陽光灑在我身上,
冬天的陽光好溫暖啊!在這裡...留下洋溢幸福的影像,
你有發現...我的嘴角正微微上揚嗎??

100120_15_Tokyo.jpg

100120_16_Tokyo.jpg

六本木的人潮不像涉谷般絡繹不絕,
廣告看板也不像涉谷般五光十射,
但是...我就是喜愛在這種平凡寧靜的氛圍中,跟著日本人的步調過生活。

 

陽光下的水池顯得閃亮耀眼,
突然間,有個小男孩闖入我的鏡頭...
俏皮可愛的他,讓噗小翠有股衝動...想要掌握那一瞬間的美好~

100120_17_Tokyo.jpg 100120_18_Tokyo.jpg

如果小孩是天使,我想...鏡頭下的男孩應該就是上帝派來的,
這讓我想起家裡快要滿週歲的呱呱,
什麼時候才開始學會走路,讓我可以帶著他四處玩耍呢??

 

官網:鎧塚俊彥Toshi Yoroizuka

    全站熱搜

    irene08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